為什麼當代藝術和人機互動讓我興奮不已?

image

從四件物品(2014)說起

最近我買了一只滑鼠,放了幾個日常物品,拍照作為紀念:
  • 無線滑鼠(Logitech Marathon M705):滑鼠從1980年代進入個人電腦市場,至今也有30年歷史,基本上互動方式大同小異。我在商場的滑鼠區繞了很久,發現價格越高的滑鼠,握起來越舒服,形狀越是有趣,甚至有點醜。仔細一看,這只設計給右手使用的滑鼠竟然沒有一處是對稱的,打破了形成美感的最基本元素。再仔細想想,身邊竟然想不到有哪一件物品和這只滑鼠一樣不對稱!

  • 鉛筆:這是一項歷史悠久、慢慢演進至今的物品,現代石墨鉛筆可追溯到16世紀左右。如果想要了解鉛筆製造和設計的完整歷史,可以參考 Henry Petroski 撰寫的鉛筆專書 The Pencil ,寫盡了鉛筆的身世。儘管各種觸控裝置發展,例如 FiftyThree 推出給 iPad 使用的觸控筆 Pencil ,仍然模仿著筆的雛形。

  • 線圈筆記本:我無法考究這種現代線圈筆記本來自於何時,這是我生活中最常用的筆記本。可翻至筆記本背面的設計,讓書寫方式有更多可能,節省空間,可以直著放、橫著放,方便手持書寫,撕下數頁或浮貼不影響筆記本結構。

  • 杜象作品明信片(Marcel Duchamp. Bicycle Wheel, 1951 (Original in 1913)) :杜象是達達主義的代表人物,主張反藝術,試圖顛覆舊美學、舊秩序。這件作品把腳踏車車輪和板凳接在一起,腳踏車車輪失去了原本移動的功能,板凳也失去了原本給人坐的功能,看起來是個毫無用處的物件,但很有趣。對於生活中的現成物,有了從未經歷的想像。
這些物件不只是東西而已,它們都代表著各自的觀點。對我來說,有兩個最讓我感到興奮的觀點…

Read more

蛋元半熟片頭習作。錄像及動畫 5”。2014。

不一樣思考社設計思考工作坊。網路平面。2014。

我在DT一學期

我在 DT (d.thinking 即台大不一樣思考社) 一個學期了,到底學到了什麼呢?

不過就是五個步驟、三個原則,一些小撇步,我都知道,為什麼要這麼在乎?為什麼我要待在一個看似虛無縹緲的社團?我不懂。

我才漸漸體會,原來如此吸引我的是這樣的氣氛、這樣的環境,讓我覺得待在這裡是一件很棒的事。

「以人為本」不只是對於使用者而言,更是對於創造者。人性就在於人是脆弱的、人是有情緒的、人是會激動的、人是會發脾氣的,人也是會失落的。我想設計思考有認知到這點,很少人能在每個時間、每個環境都表現如自己想要的,而這沒有關係。

多半的時候我感到很迷惘,思緒一片混亂,我試著用用設計思考,像是我的第二直覺。面對事情時,我試著去發現自己是在哪一個階段,該去思考背後更深層的需求,還是該趕緊動手做呢?該是天馬行空的時候,還是該去問問其他人呢?設計思考像是一個在腦中不停跳動的節奏,告訴我這時該好好冷靜,還是快點向前衝。

多半的時候我對人群感到害怕,腦袋一片空白,我試著用用設計思考,像是我的第二語言。太容易我們覺得自己很笨,別人又更笨。但當大家都知道別人會在乎自己,大家都知道自己在乎自己,相信自己可以做到,相信別人也可以做到,是一種環繞在四周的安心感,我們知道事情不會更糟。

我沒有學到如何畫圖,也沒有學到如何說話,但我學到了畫圖的自信和說話的自信。我想這裡沒有什麼不可能,因為我們慢慢培養起做任何事情的信心,對自己和別人的信任。

這裡沒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地方,不過是一個環境而已,而只有身在其中才會知道。

台大不一樣思考社儲備幹部招募Facebook活動頁封面設計。網路平面。2013。

Chrome OS 想像:

讓網址列統一在上面工具列,給每個視窗的網頁最大空間。

搭配觸控手勢的工作區切換,強讓桌面多工更方便。